當孤獨經濟遇上隔離期 吳琳光講百合佳緣戰“疫”冰與火-罗布泊事件

发表时间:2020年02月19日 16:41:33内容来源:當孤獨經濟遇上隔離期 吳琳光講百合佳緣戰“疫”冰與火

来自:當孤獨經濟遇上隔離期 吳琳光講百合佳緣戰“疫”冰與火文章地址:http://doco.zl62.com/ready/02144481.html

當孤獨經濟遇上隔離期 吳琳光講百合佳緣戰“疫”冰與火

疫情終將過去,婚戀依舊是剛需,吳琳光預計疫情過後的“五一”假期或將成為婚慶高峰,百合佳緣已經前瞻性地佈局相應業務,鎖定酒店檔期。

戰勝恐懼,期待復工,為即將到來的婚禮季做好準備

在線下門店停擺的情況下,百合佳緣將業務轉移到線上,是無奈之舉,同時也收穫了一波線上的紅利。

百合佳緣也在積極向休閑交流方向拓展,正在研發的有一款多屏互動產品,即派對交友類產品,目前該產品正在開發測試中,預計本月底上線,該產品針對的用戶群的年齡段主要是十八歲到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此外,百合佳緣還計劃推出一款針對剛步入職場的青年人的交友產品,從而與世紀佳緣、百合網形成矩陣,覆蓋十八歲到三十五歲左右的全部人群。

吳琳光稱,開發一個交流產品的門檻非常低,一個團隊開發一個月的時間產品可能就上線了。百合佳緣的優勢在於與用戶之間的交互和匹配。下一步,百合佳緣傾向於將一些給用戶減壓的小游戲放到交友平臺中去。

線下之冰:線下門店全部暫停營業,緊急開展線上辦公

當孤獨經濟遇上隔離期 吳琳光講百合佳緣戰“疫”冰與火

疫情過後,消費類跟娛樂類的產品預計會產生反彈效應。疫情期間,百合佳緣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裁員,員工也積极參加線上培訓,為疫情過去之後的業務反彈蓄力。吳琳光判斷,在疫情過後婚禮市場將有一定規模的增長,百合佳緣也在宣傳和運營方面為婚禮季做準備。

疫情終將過去,百合佳緣也已經在為疫情過後的工作在做著準備。

這並不是吳琳光第一次面對疫情,2003年他與SARS擦肩而過。吳琳光當時是空中網的創始成員之一,另一位創始人的不幸感染,讓消除團隊恐慌情緒成為吳琳光面對的首要問題。萬幸的是,空中網游戲業務由於用戶有了更多閑暇時間得到發展,轉年成功上市。吳琳光稱,經歷過SARS後,他最深刻的感受是恐懼才是最值得害怕的,其他因素相對都是次要的,“我2003年囤積的東西到2004年才消耗掉,這次我什麼都沒有屯,1月底就開始復工。”

更加長遠的則是一份再上市計劃,經歷了從納斯達克退市,以及和百合網的合併,吳琳光表示百合佳緣確實有重新上市計劃,也確實在實施中,“但我們之前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又合併了一家新三板公司,架構理順還需要一段時間”。他並未透露具體的上市地點,但表示主要的考慮因素是資本市場的友好度,對行業的看好度,以及相關技術條件。

一方面,百合佳緣採用線上溝通的形式儘量減少線下顧客的流失。對於業務受影響比較嚴重的地區,百合佳緣採用“傳幫帶”的形式對這些地區給予一定的幫助,渠道經理和相關的服務人員一幫一和受影響嚴重地區的紅娘、渠道和銷售人員結對子,幫助該部分人員使用CRM系統和直播設備,將客戶引流到視頻直播間,更好地維持著客戶資源。

第三方數據公司 App Annie 的數據顯示,從 2017年到2019年,中國iOS 市場約會交友App的下載量呈現逐年攀升的態勢,漲幅接近40%。自 2012年起,全球iOS和Google Play上交友類App的下載量累計達到17億次。與此同時,在2019年,交友類 App的全球用戶支出達到了22億美元,與2年前相比翻了一倍。

答:目前不能復工,對企業的現金流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百合佳緣原定於大年初五(1月29日)復工,同時也準備了各種配套的營銷活動,受到疫情影響,像影視春節檔的營銷活動一樣,前期付出的線下營銷費用已經計提“壞賬”。

答: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政府有它的難處,對我們來說希望儘快復工,也希望政府主管部門能夠根據各地不同的運行情況,採取相應的政策,不要一刀切。政府部門已經出台了不少的政策,在租金的減免方面,企業也有一定的需求。

吳琳光表示,過年期間,也是百合佳緣的互聯網客戶端使用量的全年最高點,一般從大年初五開始反彈,持續到二月底,但今年春節前,百合佳緣已經感受到了壓力,“我記得大概是1月21日開始,那段時間就開始逐漸變得緊張,從我們的業務數據上看,也是從大年二十八(1月24日)、二十九(1月23日)這段時間開始,訪問開始減少,線下業務受到的影響也非常大。”

這次“孤獨經濟”集中爆發的節點,百合佳緣集中推出多款線上視頻產品,目的是不希望被當做一個相親的工具,吳琳光更期待百合佳緣能夠輸出更多的內容,從而吸引住用戶。

人性的基本需求,在獨處的日子里更加凸顯,新冠肺炎期間,“孤獨經濟”進一步升溫。“一對一”相親平臺百合佳緣卻在戰“疫”的過程中遭遇“冰火兩重天”:線下門店暫停營業的寒潮,與線上視頻相親的火爆。

原標題:當孤獨經濟遇上隔離期,吳琳光講百合佳緣戰“疫”冰與火

吳琳光判斷,交友線上化會成為未來大趨勢,這次疫情加速了這個趨勢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都會到互聯網端去,越來越多的線下的玩法也都會挪到線上去,包括原來大家覺得根深蒂固,必須在線下完成的(儀式),也都會到互聯網上去擁有展現空間。

“北漂、南漂回到家中,走親訪友時就會被‘催婚’,所以我們的線下業務通常在年初五後開始上漲,到情人節達到頂峰,並且一直持續到二月底。”百合佳緣CEO吳琳光對新京報記者稱。但受疫情影響,今年百合佳緣的線下直營門店與聯營門店全部暫停營業,單一月份的營業額就減少了差不多20%,從2月3號開始百合佳緣雖然恢復了遠程辦公,但每天營收也會減少兩三百萬。

同題問答問:目前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百合佳緣上線的另外一種視頻產品叫做主持人相親,通過紅娘進行更多的溝通。對於直播相親是否會尷尬這一話題,吳琳光稱,用戶可以選擇是公開播放,還是私密聊天,但對於剛剛相識,還處於相互試探階段的男女而言,有人圍觀,男性往往會更加積極主動。

第三方數據公司App Annie顯示,在中國熱門約會應用程序收入排行榜中,百合佳緣旗下世紀佳緣、百合網婚戀交友分列第六位和第七位。值得註意的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陌生人交友平臺,更依賴會員和增值服務收入,而線下“一對一”業務才是這家老牌婚戀公司提升Arpu值(每用戶平均收入)的關鍵,線下業務銳減令百合佳緣承壓。

問:最期待的幫助和扶持是什麼?

員工不能復工,百合佳緣線下門店受到了最直接的衝擊。吳琳光告訴新京報記者,一月份百合佳緣業務並沒有完全受到影響,受衝擊最大的時間是1月22日之後的那幾天,但即使這樣,百合佳緣的業務就已經減少了約20%。二月份以來,從數據上看,雖然業務量恢復了一些,但是基本上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收入不見了,也就是說每天損失兩三百萬元的營收。吳琳光坦言,這種損失規模已是採取措施彌補後的結果。

在市場急速增長的時候,進入交友市場的門檻並不高,但在闖入市場後如何生存更為關鍵。

另一方面,百合佳緣緊急推出了視頻相親產品。吳琳光告訴新京報記者,百合佳緣已經把原有的為數不多的給線下做廣告營銷的這些資金全部集中到互聯網端,也就是集中精力把客戶先收進來,因為疫情總會過去。

如今,百合佳緣的線下門店業務仍處於停擺狀態,吳琳光稱,受到疫情的影響,線下門店的寫字樓基本上是封閉的,人只允許進去拿了東西,不允許上班。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只好把物理的地址辦公放棄掉,啟用了一月份緊急開發的CRM系統,與客戶保持聯繫,在疫情不嚴重的地區,也有業務員上門服務的情況,但大部分客戶還是希望在門店簽約,更具信任感。  據介紹,百合佳緣的線下店面有聯營店和直營店兩種形式,直營店對百合佳緣的營收貢獻較大,但聯營店占總體數量更多,二者互成二八關係。吳琳光稱,百合佳緣的160多家聯營店,只有十幾家門店位於疫情嚴重地區,武漢市只有兩三家,其他大部分門店分佈在疫情較輕的地區,但即使在連續多天沒有新增病例的地區,寫字樓和辦公場所依然無法進入。

轉移到線上,是無奈之舉,也承接了流量紅利。吳琳光稱,百合佳緣主動出擊戰“疫”,一方面,緊急上線CRM(客戶關係管理系統)辦公,通過線上維繫客戶,提高客戶的留存率;另一方面,緊急佈局視頻相親產品,試圖將疫情的“危”轉化為孤獨經濟的“機”。

這是一個容易孤獨的時代。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中說,我確實一度死去,但難以忍受孤獨又重返人世。

百合佳緣也出台了一些措施補貼線下聯營門店,比如對營銷費用、押金費用,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減免,延長了聯營合同的到期期限,同時幫助聯營門店在線上維護客戶,購買、贈送防疫物資等。目前百合佳緣也還未出現規模性的員工流失的情況。

據瞭解,百合佳緣的聯營店多是輕資產運營,聯營商需要支付最大的成本是辦公室租金、員工工資和稅金,占總成本的80%,通常情況下,這些聯營店都是用百合佳緣給他們的當月返款,來支付這部分費用,因此賬面現金結餘並不多。而春節前,大部分聯營店剛剛進行了年底分紅,現金更加捉襟見肘。

與往年的情況不同,百合佳緣並沒有在春節期間迎來業務的爆發點,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大家居家隔離,不串門不拜年,自然也少了親戚朋友的“催婚”。

百合佳緣上線了相親直播的視頻產品,其產品形態呈現為兩個屏幕,一男一女在裡面聊天,新京報記者登錄百合佳緣的相親直播產品發現,其用戶的年齡值較陌陌、探探等社交平臺的用戶年齡平均值更大一些。

在孤單經濟爆發的時期,百合佳緣收穫了流量的紅利,吳琳光告訴新京報記者,百合佳緣直接用戶流量增長了20%,從春節期間這段時間去看,使用時長的增長是最明顯的,至少翻了好幾倍。

而儘快復工,是百合佳緣最大的期待。

線上之火:相親直播視頻產品火熱,收穫“孤獨經濟”的福利

無論是百合佳緣,還是其聯營合作伙伴,對於復工的渴求都是急迫的,而這源於深層的資金壓力,這當中尤其以百合佳緣的線下聯營店情況最為嚴重。“線下聯營店很多賬面上是不存現金的,如果一直暫停營業,他們大概兩個月後就撐不下去了。”吳琳光說。